新聞資訊
歡迎在五加一培訓網了解最新的管理資訊和雅道美學
新聞資訊
NEWS
推薦學習文章
Learning articles
【雕塑】5-14世紀中國雕塑
來源: | 作者:5plus137 | 發布時間: 210天前 | 216 次瀏覽 | 分享到:

本書研究的中國雕塑大致分為兩個類型:宗教雕像和世俗雕像。相比較而言,世俗雕像遠少于宗教雕像,尤其是在佛教藝術的鼎盛時期。在更早的時期,比如秦朝和漢朝,世俗雕像可能多一些,但幾乎沒有保存下來。我們只能在史書中讀到一些有關中國早期精美雕像和王宮裝飾的記載,但已無法看到它們真實的樣子。值得注意的是,這些雕像和浮雕與墓葬飾物、鎮墓獸一樣具有象征意義,雖然表現的是世俗化的主題,但其靈感來源于宗教或哲學思想。因此,我們說這些形象既是宗教的,又不是宗教的。不過,從藝術的角度來看,這些動物雕像體現出了一種對自然和生靈的關注,與佛和菩薩雕像截然不同。這在純粹的佛教雕塑中很少見。

介于動物雕像和佛教雕塑之間的則是大量包括名人、祖先和僧侶在內的人物雕像。其中一些作品雖然衣袍寬大,只能隱約看到身體的輪廓,但他們面部特征鮮明,栩栩如生。除了宗教特征,這些人物雕像還體現出自然主義的特點。盡管造像是出于宗教目的,但藝術家仍然很好地展示出其人性的一面。然而,大多數雕塑只是人們用來祭拜的偶像或宗教儀式中的道具,所具有的人的個性特征往往是工匠們的妙手偶得,而非造像的基本要求。在道教雕塑中,一些得道的神仙的面貌與身姿固然和世間凡人一樣,但都具有精神上的象征意義,與傳統宗教主題緊密相關,很難單獨列為非宗教藝術。

——喜龍仁《5-14世紀中國雕塑·總體特征》

內容簡介

本書初版于1925年,為西方中國藝術史研究巨擘喜仁龍的名作,直至今天仍被西方學者奉為研究中國古代雕塑的“圣經”。文字部分主要介紹了5—14世紀中國雕塑的歷史演變,以及各個時期的藝術特征和代表作品。圖錄部分近千張圖片按照時間和省份編排,既集中展示了同一時期不同地域雕塑的藝術特征,又呈現了不同時期同一地域的風格演變。這些海外博物館、美術館以及古董商、私人收藏家珍藏的中國文物,相當一部分已經下落不明,更有一些名勝古跡和文物珍藏屢遭劫難,今已絕跡世間,足見本書之珍貴。

作者簡介

主編

趙省偉:“西洋鏡”“遺失在西方的中國史”系列叢書主編。廈門大學歷史系畢業,自2011年起專注于中國歷史影像的收藏和出版,藏有海量中國主題的法國、德國報紙和書籍。

作者

喜龍仁(Osvald Sirén,1879-1966):20世紀西方極為重要的中國美術史專家,首屆查爾斯·蘭·弗利爾獎章獲得者。曾擔任瑞典斯德哥爾摩大學藝術史教授、瑞典國家博物館繪畫與雕塑部主任館員等職。1916年起,先后赴美國耶魯大學、哈佛大學和日本的諸多名校講學。1920年起六次來華,曾在末代皇帝溥儀陪同下拍攝故宮,對中國古代建筑、雕塑、繪畫藝術研究極深,代表作有《北京的城墻和城門》(1924)、《中國雕塑》(1925)、《中國北京皇城寫真全圖》(1926)、《中國早期藝術史》(1929)、《中國繪畫史》(1929—1930)、《中國園林》(1949)等。

譯者

欒曉敏:北京外國語大學語言學碩士,中外影視譯制與傳播國際合作倡議論壇譯員,翻譯有央視系列紀錄片《鑄夢》等影視作品。

邱麗媛:北京大學中文系畢業,現任教于北京華文學院,研究方向為中外文化交流傳播。譯有《西洋鏡:中國衣冠舉止圖解》《西洋鏡:中國園林》等書。

目錄

前言 001

總體特征 001

古拙時期 011

過渡時期 034

成熟時期 052

衰微以及復興時期 070

圖像注解 082

附圖 097

書影

插圖

龍門石窟盧舍那大佛。結跏趺坐于五角臺上。兩臂和膝蓋已經破損,但是上身保存相對較好。僧伽梨完全蓋住身體,身前衣紋彎曲舒緩。佛像寬大有力,耳垂很長。底座刻有人物浮雕,幾乎已經完全毀壞,僅四角處的力士尚存殘段。佛像很高,因此在我們的圖片中,上身顯得有點短。頭光和身光上,冉冉躍動的淺浮雕火焰紋原本可能涂有彩繪,后來為了搭建頂棚,開鑿了一些小洞,這些火焰紋受到嚴重破壞。頭光內環中的過去七佛保存完整。材質是堅硬的灰色石灰石。

安成王蕭秀墓前石辟邪正面。旁邊站著一個老婦人,無論我們如何勸說,她都不愿離開干草垛。

麒麟。位于圓盤上,在和三條龍搏斗,可能是壺的蓋子?;疑沂?。直徑8英寸。方大維(David Weill)收藏,巴黎。

云岡石窟22號窟。洞窟前半部分已坍塌,大佛現在幾乎處于露天狀態。主佛被稱為奇跡,即一佛化千佛[見富歇《佛教藝術的早期階段》(Beginnings of Buddhist Art)]。大佛正在打坐,雙手損毀,雙腿埋入土中。地上部分高約32英尺。

菩薩立像(左)。右手舉起,持葫蘆形物體,左手抓住下裳邊緣。砂質石灰石。高3英尺。很可能出自石窟寺。格倫維爾·溫思羅普收藏,紐約。

菩薩立像(右)。和前一造像類型相同?;疑沂?。高3英尺。材質更像來自龍門石窟。萬涅克收藏,巴黎。

兩尊坐獅。用來支撐建筑物。只有頭部和身體的前半部分完全雕刻了出來,后半部分是簡單的條石,可能是要插到墻中。據說這兩尊獅子來自龍門石窟,原本可能站在某個洞窟的入口或者某尊大佛前面?;疑倉適已?。高2英尺8英寸。巴爾收藏,紐約。

道教造像碑。兩尊大神像(天尊和另一個道教人物)并排結跏趺坐,身后站著三尊淺浮雕小造像。所有造像都戴著高高的道冠,長袍上的褶皺由簡略的陰刻線勾勒而成。凳子兩端各立一獅子。延昌四年(公元515年)?;疑沂?。高11.5英寸。波士頓美術博物館收藏,波士頓。

菩薩半身像的上部。腰部和肘部以下被砍斷。云母大理石。高11英寸??贍芾醋災繃ザㄖ?。作者收藏。

一組造像。祭壇上共有九個人像和兩頭獅子,此外,還有各種具有象征意義和裝飾性的標志。主佛結跏趺坐于高蓮座上,右手施無畏印,左手結與愿印。頭頂上方是大樹的枝干形成的華蓋。頂端的樹枝上坐著過去七佛,其他樹枝上結有果實,其中三根樹枝上有獅首,支撐起花環。兩側最低的樹枝上各有一飛天,手持裝飾性垂飾。同一高度中間(即花環處)原本還有一飛天,現已脫落。蓮座兩側前方分別站著阿難和迦葉兩弟子,后方站著兩比丘,發辮盤成圓錐形。祭壇兩側各有一稍大些的菩薩,立于蓮座上,與高臺座上的主群像并不相連,究竟是否屬于這組群像,不得而知。臺座下層正面原本可能有兩頭獅子,中間可能有一夜叉,托起一香爐(或圣物匣)。臺座兩側原本可能各有一力士。從臺座背部的題記可知,這件“阿彌陀佛像”由八位母親奉獻??適晁腦擄巳眨ü?93年5月13日)。

這件著名的作品是端方擔任陜西巡撫時所購。曾在1911年的《國華》、1915年8月以及1917年6月的《伯靈頓雜志》中多次出現,介紹文字由漢密爾頓·貝爾(Hamilton Bell)先生撰寫。

銅像,有灰綠色光澤。高約2英尺。波士頓美術博物館收藏,波士頓。

天尊頭像(左)。高發髻,山羊胡。眼睛和嘴巴雕刻得異常精致,鼻子部分殘損。白色大理石。高1英尺5英寸。來自西安府。菲爾德博物館收藏,芝加哥。

天尊坐像(右)。結跏趺坐于高基座上,身后背光殘損。和常見的道教造像一樣,身穿長袍,高發髻,山羊胡。景龍三年(公元709年)。白色大理石。高1英尺3.5英寸。來自西安府。菲爾德博物館收藏,芝加哥。

女樂俑。手撫琵琶,一貓一狗在腳邊嬉戲。右腳放在左膝上,頭靠琵琶。右手撥弦,左手和琵琶上部殘缺。面龐圓潤,頭綰雙髻,宛若厚厚的墊子,這一發式常見于唐朝陵墓中的女俑。這一時期反映世俗生活的造像十分罕見,我僅見過兩件。另外一件同樣購自西安府,現在由東京的高橋先生收藏。白色大理石。高2英尺。東京美術學校收藏,東京。

小祭臺上的群像。正中,釋迦牟尼佛結跏趺坐于雙層高蓮座上,施無畏印。外衣垂下,覆蓋坐具,衣紋豐富。右側蓮座上坐一小佛,左側蓮座上站一菩薩,前方一小護法天王?;しㄌ焱蹕掠幸豢楸?,碑頂有兩蟠龍。鎏金銅像。高6.75英寸。查爾斯·維涅收藏,巴黎。

菩薩像。結跏趺坐于高基座上,原基座已殘缺,代以木基座。右手舉起,持一朵花,左手放左膝。衣裙下擺覆蓋坐具,衣紋厚重。鎏金銅像。高(僅菩薩像本身)5英寸。竹內收藏,東京。

龍門石窟坐獅。位于圖458 的力士腳邊,抬起前掌,大聲咆哮。

釋迦牟尼坐像。隱士形象,呈冥想狀,雙手抵著下巴,疊在一起,放在抬起的左膝上。右腿彎曲,水平放于身體前面。袈裟平滑,遮蓋部分身體。額頭中間有白毫,頂髻由四個小圓丘組成,上面覆蓋著頭發。干漆,表面貼金。高2 英尺8 英寸。費城大學博物館收藏,費城。

“西洋鏡”叢書第16輯

5-14世紀中國雕塑(全兩冊)

[瑞典]喜龍仁(Osvald Siren) 著欒曉敏 邱麗媛 譯

廣東人民出版社

2019年5月

ISBN 9787218133836

定價 228.00元